Grape 意次元

關於部落格
芥子納須彌,不見其小;須彌納芥子,不見其大。
  • 1446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自我肯定

或許,各位又以為這不過是孩子再撒嬌的要求,
實際上,她是以哭求的聲音在討愛.............

一開始初聽到哭聲時,我以為可能又是她想跟媽媽回家,
或想要甚麼東西在哭;
才想著日前我娘跟對門鄰居(初當阿嬤的)在閒聊說:
「終於有聽到你家小孫子的哭聲了^^」
回家就跟我說:
「哭聲像我們家千千不會大聲,不像那個阿好的孫女,
一哭就驚天動地。」

我只能苦笑的牽動嘴角。

想我是她,也許也會哭的唯恐天下不知.....
姑且稱她為芹芹吧!

她爸爸小我近6歲,若我沒記錯的話,
應該是高中畢業就奉子成婚了,
兩夫妻都是才18~19歲的小爸爸小媽媽。
說實話,就現實面來講,
他們連做甚麼來養活自己都還不知道。
小爸爸充其量是跟著芹芹的外公在做墓的相關工作,
我不是很清楚,只猜得到是個夕陽行業,
畢竟現在沒有人土葬了,現在有沒有轉做相關的我不知道。

無可否認的,此行業是利潤蠻高的,
只是被歸屬於所謂的低階層勞動業,
自然交友和生活狀況也就帶點江湖色彩,
芹芹的阿嬤是本小小巷弄裡最早當阿嬤的,
也是個極愛面子的年輕阿嬤。

對芹芹的媽媽不算好,
且還自認為自己是最優良的婆家表率,
而芹芹的年輕媽媽生完孩子,
自然也不願意被這樣的家庭鎖住,
尋夜間進修的方式求取學業。
想當然爾,跟婆家的紛爭不斷,
畢竟那位年輕阿嬤認為全天下只有自己的兒女是最好最棒的,我自幼領教不少

於是乎,很早就離婚了。
自此後,芹芹的哭聲不絕於耳,應該用"哀號"來形容。
她也不是不受寵,也不是被虐待,
只是剛好她的家庭成員都有點某階層的自我觀念甚重。

比方今天她為了求得"喜不喜歡我?"的肯定,
可以哭到如此慘烈,自然可以想見她所依賴的對象,
在心理層面給她建立了怎樣的關愛方式?

就這點來講,我感到心痛,無能為力的心痛。
孩子們、或說包括只要是人都想得到所愛的親友,
對自己的肯定和關愛,
只是孩子們對需求的表達方式很直接,
不似大人地穿插很多其他情感。
比方明明想聽到對方說愛,
還要表現的無所謂的樣子........真不曉得面子到底值多少?

前陣子孩子叫我喵喵媽咪,明明一週只見一次面,
以為叫媽咪會獲得我比較多的關愛;
而最近孩子們都愛叫我小貓咪,看我發糗的反應,
最多也是跟著他們喵喵叫了幾聲當回應,
再不就揉揉他們的臉頰笑説:
「我聽到了,可你需要先回座位才對吧~^^~」
再不就是給他們個熊抱:
「快點回座位上課啦!不然我就一直抱著你喔!」
多半都是臉紅紅的跑回座位,皮一點的會說
「好啊!給妳抱!」
=_=.......偶才不會白白給你吃我的老豆腐咧!
一句話又把他們騙回座位上課。

聽芹芹的哭聲,讓我不由得想到有些人,
無論講話或做甚麼都一副唯恐天下不知的樣子,
也許他們是極為空虛寂寞的一群,無法自我認同,
以為將某些事表達的誇張,
就能給人一些正面的印象或回應。

時至今日,我發現人們對於寂寞的表達方式又多了一層認知。

愛孩子,千萬要及早讓他知道,
讓她的身心都能完整的社會化,學會自我肯定;
不要藉現下她對你的渴求,達到自我滿足的虛榮,
因為日後你只是培養出另一個寂寞的自己,
再過些年,會變成你要渴求她的關愛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